突出源头治理 依法从严监管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布

  6月17日,农业农村部在其网站上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修订草案)。

  现行《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于2006年颁布实施,共八章五十六条。修订后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增加至八章八十四条,包括总则、农产品质量安全标准、农产品产地、农产品生产、农产品经营、监督管理、法律责任和附则等章节。其中,修订四十五条,新增三十条,保留原法九条。

  据修订草案说明,相较于现行《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修订草案将监管对象扩大到覆盖所有农产品生产经营主体,明确其主体责任;将农产品产地安全监测制度、农产品地理标志保护制度、食用农产品合格证制度、农产品质量安全全程追溯制度等上升到法律层面;新增责任制度和约谈制度;修改完善投诉举报和信用管理等制度。

  现行《农产品质量安全法》自颁布实施以来,对规范农产品生产经营活动、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农产品质量安全整体水平得到有效提升。但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工作仍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如农产品生产经营主体尚未全部纳入法律监管范围,法律处罚力度偏弱、违法成本低,现行《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与修订后的《食品安全法》等法律法规还存在衔接上的问题等。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进一步改革完善我国食品安全监管体制,着力建立最严格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积极推进食品安全社会共治格局。近年来,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分别在人大建议和政协提案中多次建议加快修订《农产品质量安全法》。201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农产品质量安全法》进行了执法检查,提出加快修订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律法规的监督意见。近日刚刚印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加强食品安全工作的意见》明确要求,要加快修订《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推动农产品追溯入法。

  近年来,农业农村部针对《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修订工作开展了广泛的调查研究,多次召开专题会议听取各方面意见,结合新的政府职能调整和机构改革需要,拟定了修订草案。2018年,《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修改)》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一类立法规划。2019年2月,农业农村部正式向中编办、发展改革委、科技部等16个部委征求意见,并对意见进行了认真研究。

  在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修订思路上,坚持四点:第一,坚持两法衔接,各有侧重,落实监管体制改革和政府职能转变要求,对农产品产地环境、投入品经营使用、农产品生产经营、监督管理等各环节均做出了规定。第二,坚持“产”“管”并举,相辅相成,推进标准化、绿色化、规模化、品牌化生产,依法监管、从严监管。第三,坚持源头治理,风险防范,进一步完善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监测、风险评估等基础性制度。第四,坚持严格监管,落实责任,进一步理顺相关部门的职责分工,突出强调农产品生产经营者是农产品质量安全的第一责任人,细化并落实地方政府的属地管理责任。

  据悉,对修订草案,公众可通过两种途径和方式提出意见建议:将意见建议发送电子邮件至jgjyjc@agri.gov.cn;或将意见建议邮寄至北京市朝阳区农展南里11号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司,并在信封上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反馈意见”字样。意见反馈截止时间为2019年7月17日。

  链接

  


  征求意见稿中主要修订内容


  


  建立最严格的法律责任制度


  1.监管对象实现全覆盖

  将个体农户、家庭农场等纳入法律调整范围,由原来只管企业和合作社,扩大到覆盖所有生产经营主体。

  《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的违法责任中并无对个体农户和家庭农场等生产经营者的处罚规定。实践中,对于一些个体违法行为,大多依据《农药管理条例》《国务院关于加强食品等产品安全监督管理的特别规定》等法规执行。因此,有必要在法律中明确将个体农户、家庭农场等纳入监管范围。

  此外,针对《农产品质量安全法》适用范围不明确的问题,修订草案在第三条对监管范围进行了明确规定。

  2.强化生产经营主体第一责任制度

  现行《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未对生产经营者的主体责任进行明确规定,经营者的主体责任被弱化。

  修订草案中明确农产品生产经营主体责任的同时,要求其加强生产经营过程控制,鼓励标准化生产。

  3.坚持从严处罚

  参照《食品安全法》的法律责任条款,提高罚款金额,增加行政拘留等处罚方式,强化与刑事司法衔接,提高违法成本。

  修订草案按照“最严厉的处罚”要求,整体提高了各类违法行为的处罚额度。同时考虑到农产品生产经营主体的差异性,对规模以上主体和个体农户的处罚力度进行了一定的区分,设置不同的处罚幅度。另外,也充分考虑与近年修订的有关法律法规所设置的处罚额度保持一致。对情节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采取行政拘留、移送公安等处罚措施。

  4.新增责任制度和约谈制度

  细化部门的监管责任和地方政府属地管理责任,建立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责任制度,上级人民政府综合运用考核、奖励、惩戒等措施,督促下级人民政府履行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工作。对监管工作中失职失责、不作为、乱作为的,追究相关人员责任,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对生产经营中存在重大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隐患或未落实农产品质量安全责任的农产品生产者、经营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主管部门可以对其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进行责任约谈。

  


  加强源头治理和风险防范


  1.建立农产品产地安全监测制度

  修订草案将2006年出台的《农产品产地安全管理办法》中的农产品产地安全监测制度上升为法律规定,并将产地安全与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协同监测结果,作为特定农产品禁止生产区域划定的重要依据。

  2.严格农业投入品管理

  建立农业投入品追溯制度,鼓励研发推广使用低毒低残留农药兽药,科学指导农业投入品减量使用技术。

  3.鼓励农业标准化生产

  修订草案将引导、推广农产品标准化生产的实施主体扩大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以更好鼓励引导各类生产经营主体推进农产品标准化生产。

  


  完善全程监管法律制度


  1.修订与部门职责分工相关的条款

  按照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调整要求,明确农业农村、市场监管等部门的质量安全监管职责,建立无缝衔接、统一协调的监管体制。

  2.修订有关无公害农产品认证制度的条款

  2017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提出改革无公害农产品认证制度。农业农村部决定改革现行无公害农产品认证制度并积极推进相关工作。因此,修订草案删除原法第三十二条中关于无公害农产品标志的有关表述。

  3.建立食用农产品合格证制度

  2016年,原农业部在河北、黑龙江、浙江、山东、湖南、陕西等6省开展主要食用农产品合格证管理试点。但是从试点经验看,由于缺乏上位法依据,全面推进合格证制度存在一定的障碍。因此,需要在法律层面明确食用农产品合格证的法律地位。

  4.增设农产品质量安全全程追溯制度,建立全程追溯协作机制

  目前农产品追溯管理总体上仍处于起步阶段,各地追溯试点相对分散,追溯内容和要求各式各样,追溯信息不能共享各部门很难做到质量追溯无缝衔接。因此有必要与市场监管部门建立全程追溯协作机制。

  同时,从发达国家经验看,并不是对所有农产品都实行追溯管理,而大多选取风险隐患高的产品开展追溯。因此,修订草案明确建立农产品质量安全全程追溯制度,对高风险农产品实施强制性追溯。

  5.修改完善投诉举报和信用管理等制度,鼓励全社会共同参与

  为赋予社会各界对农产品质量安全的监督权利,体现社会共治的理念,修订草案进一步完善了投诉举报制度,并将现行《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中有关检举、揭发和控告等用词统一改为投诉举报。

  同时,增加了信用管理制度。要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市场监督管理等部门应当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信用体系建设,建立农业投入品和农产品生产经营主体信用记录,实施农产品质量安全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推进农产品质量安全信用信息的应用和管理。

  


  与相关法律法规紧密衔接


  1.修订与新《食品安全法》不衔接、不一致的内容

  2015年修订的《食品安全法》,规定食用农产品的市场销售、有关质量安全标准的制定、有关安全信息的公布和本法对农业投入品作出规定的,应当遵守其规定。现行《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中,上述四项内容仍然规定由农业农村部门负责,与改革后的部门职能不相匹配,也与《食品安全法》相冲突。修订草案中对标准制定、投入品管理、信息发布、市场销售等方面内容进行了修订,与《食品安全法》保持一致。

  2.在农业投入品管理方面与有关法律法规紧密衔接

  目前,在农业投入品管理方面已有《农药管理条例》《兽药管理条例》等法规出台,修订草案中对原法条中不相衔接的内容进行了统一修改,同时参考其他法规的处罚标准,进一步加大处罚力度,以体现“四个最严”的要求。

  3.在农产品产地等方面与《土壤污染防治法》衔接

  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土壤污染防治法》对农用地管理、废弃物回收等内容进行了规定,修订《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时应予充分借鉴、紧密衔接。

  


  突出绿色优质发展导向


  1.鼓励发展优质农产品

  修订草案新增了相应条款,规定国家鼓励行业协会、企业等主体及地方农业农村等部门制定农产品品质标准,推行农产品分等分级。

  2.进一步加强农产品基地建设

  现行《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对加强农产品基地建设已作出规定。但是,随着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变为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农业农村形势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广大人民群众对安全绿色优质农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大。为此,修订草案在关于基地建设的法条中进行修改,删去不适宜的表述,明确提出加强绿色食品生产基地等的建设,提高绿色优质农产品生产能力。

  本报记者 房宁 整理